【设为首页
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武冈新闻 >

曾德润:解放武冈的那些事儿

时间:2016-05-07 08:03点击:
  我是武冈市司马镇人,现年快80岁了,有好几年没回老家了。今年清明节,我回家给父母亲扫墓,看到家乡的巨大变化,令我感到高兴和自豪。去年,深圳武冈商会成立,唐克俭市长和李巧云副市长在大会上介绍了武冈的发展情况。百闻不如一见,这次我回到武冈,重游了新老城区,走了古街古巷,只见到处是楼房林立,街道整洁,交通便利,市场繁荣,处处都是一派日新月异和欣欣向荣的景象。我深信,随着改革开放的贯彻落实,今后武冈城乡的变化会越来越更好!   在重游城区中,我登上了甲天下的武冈城墙,坐在城墙上,想起我原师副师长赵振华同志曾经给我讲述过在此攻城的情况。赵副师长是山东人,38年参加革命,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,南征北战,出生入死,打仗勇敢,战功累累,全身多处负伤,斗志一直很旺,是我师很有威望的领导人。他对我说过:在49年解放武冈的战斗中,他当营长,亲自指挥全营五个连队与友军一起攻打武冈城。城内驻守的是国民党的桂系部队和当地民团,凭着坚固的城墙和居高的优势,进行顽强的抵抗。自古以来武冈城属于兵家之争,处于易守难攻的武冈城,当天我军没有攻下,而且伤亡一部分。在这种情况下,赵副师长决定暂停攻城,重新研究对策。后在我地下党和游击队的配合引导下,改变攻城战术。利用侦察到守敌防卫薄弱的地方,采取黑夜进入城墙脚下,挖孔打洞,装上烈性炸药进行引爆,炸开几个大缺口,震死震伤守城的敌人,趁机发起猛烈攻击,一举突破了敌人的防钱,打得敌人没有回击的余地,只好向城外逃跑。   那时我己10岁了,还清楚记得逃亡的敌人从我们村子里经过。村子里的年轻男女,早就跑到深山老林躲起来了。只见国民党的残兵败将拼命逃跑,还趁机抓夫抢劫。凡是值钱的东西,被他们一抢而空。鸡鸭被杀光吃光,木板房被拆下当柴烧。村子里有一个年轻人来不及躲藏,被抓走后至今没有下落。整个村子成了被抢的重灾区,村前村后都是哭声和骂声。   赵副师长的部队攻入城后,忙于发动和宣传群众,修建工事,巩固防卫体系,来不及追击敌人。使敌人沿着龙江、大甸和新宁县的长坪、高桥等路线逃往广西。我军经过休整后,急速开赴广西,很快全歼逃亡之敌,广西得到彻底解放,赵副师长留了下来。   赵副师长由于亲自参加解放武冈的战斗,他对当地的地形地貌非常熟悉。平时也经常打听武冈的情况,关心武冈的发展,与武冈建立很深的感情。我师于69年和75年从武冈征了两批兵员。而我60年中专毕业后,分配到锡矿山矿务局工作,61年从冷水江市应征入伍。我感到赵副师长对武冈籍的战士,有一种特别深的好感。平时很关心这些人的成长进步和工作安排。在他的培养帮助下,有不少老乡得到提拔重用,当上连排干部,还有的当上营团领导。我在部队一干就20多年,开始在师当保卫干事,以后下团当保卫股长,最后回师当保卫科长,与赵副师长接触较多,他对我也是很信任的。在80年代,他按正师职待遇办理离休手续,住进了军区干休所。我调往深圳后,他曾来过一次,我亲自接待过他,见到老首长,感到特别亲热。因他年事已高,在战争年代多次受伤,前几年已离开人世。但他那种为解放武冈、关心武冈、为武冈人所做的贡献,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纪念,永远活在我们心里。(原标题:回武冈的感受)    深圳市公安局警卫处原处长曾德润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